感謝David這段時間大力的推薦,讓我們能夠更認識「免疫療法」,

雖然目前還沒有應用在乳癌,但是在對抗癌症的戰爭中有進展,就是一件好事押!

一起帶著希望來前進吧~


 

華人健康網/記者林芷揚/台北報導-2015年06月03日

民眾聞「癌」色變,抗癌確實相當棘手,但是,治療已經出現重大突破!英國臨床試驗研究發現,免疫療法(immunotherapy)對於許多癌症都有不錯的反應,尤其對肺癌和皮膚癌特別有效。專家指出,免疫療法可望在5年之內取代化療,成為癌症的正規療法。

專家指出,免疫療法可望在五年之內取代化療(圖中所示),成為治療癌症的主要方式。(

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指出,研究發現,免疫療法可以訓練人體的免疫系統去攻擊癌症細胞。專家相信,這是化療之後最大的抗癌進展,而且預計5年之內就能取代化療。

研究:免疫療法對抗肺癌、皮膚癌效果顯著

報導也指出,免疫療法對於肺癌和皮膚癌特別有效。另外,從幾個實驗中發現,對於腎臟癌、膀胱癌、頭頸癌的效果也十分顯著。這些實驗已經發表在美國芝加哥舉行的美國臨床腫瘤醫學會會議上(American Society for Clinical Oncology)。

在一項英國的試驗中,1名皮膚癌末期的病患,目前已經回到工作崗位,並且預期可以存活到年老。另外有些病患只需要每數星期或數月追蹤一次,甚至有些病患此後不需要再接受治療。

還有1名因免疫療法受益的61歲病患,於2006年診斷出患有皮膚癌,並且已經擴散至胸部與肺部;2013年時,病患被告知只剩下幾個月的生命。不過,他參加了免疫療法的臨床試驗,數周之後腫瘤就完全消失。之後癌症復發,再次接受免疫療法而消滅腫瘤。目前這名病患面臨癌症第三次復發,而醫生打算用同樣的方式給予治療。

在一項英國的試驗中,6成的皮膚癌癌細胞都萎縮或者得到控制。(圖片/取材自《每日郵報》Daily Mail)

抗癌新紀元 5年之內可望取代化療

人體的免疫系統雖然會抵抗感染還有癌症,但是有些腫瘤卻能夠發展出保護機制,導致免疫系統、化療還有其他藥物都無法發揮效果。不過,免疫療法能夠打破這些保護機制,並且訓練人體如何對抗腫瘤。

英國癌症研究院(Cancer Research UK)腫瘤醫學教授詹森(Peter Johnson)指出,證據顯示,癌症療法正進入一個全新的紀元。美國耶魯大學癌症中心(Yale Cancer Centre)教授赫布斯特(Roy Herbst)更指出,免疫療法在5年之內,可望取代化療而成為癌症的標準療法。

試驗發現 6成腫瘤出現治療反應

在一項涵蓋950名英國皮膚癌病患的試驗中,有60%的腫瘤都在進行免疫療法之後縮小,或者獲得控制。監督此試驗的倫敦皇家馬斯敦醫院(Royal Marsden Hospital)顧問醫師拉金指出,免疫療法使得免疫系統可以識別以前無法辨識的腫瘤,並且消滅它。

另外,免疫療法以前從未造成50%以上的腫瘤萎縮,因此這次試驗相當重要。拉金醫師認為,免疫療法對於未來治療癌症相當有前景。

不過,免疫療法並不是對所有的病患都有效,在某些試驗中,免疫療法消滅的腫瘤比例只有25%至50%,端看腫瘤的特性而言。但是,皮膚癌的試驗顯示,結合兩種類型的免疫療法可以造福許多病患,當其中一種類型只對15%的病患有效時,加上第二種類型療法就能嘉惠60%的病患。

副作用較化療輕微 期待未來廣泛應用

報導也指出,免疫療法的副作用沒有化療那麼嚴重,不過還是可能會有起疹子、噁心、疲倦等症狀。合併療法也可能引起比較嚴重的副作用。研究員認為,免疫療法應該盡快使用在更多的癌症治療上。

 
原文網址:http://n.yam.com/top1health/healthy/20150603/20150603070171.html

文章連結 http://www.top1health.com/Article/248/2575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右or姐姐 的頭像
小右or姐姐

小右的抗癌筆記

小右or姐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


留言列表 (28)

發表留言
  • David
  • 我爸去年底檢驗出鼻腔黏膜黑色素瘤
    經過手術放療還是無法阻止黑色素瘤成長
    三月放療才結束 五月醫生又發現黑色素瘤
    昨天癌症醫生跟我爸說要給我爸開始keytruda (PD1抑制劑)治療
    每3個星期來醫院靜脈注射 醫生說大概30%病人有效
    復作用輕微 疲倦和關節痛
    這對我家而言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真的要感謝主的不離不棄
    真的感覺到醫生和護士是天使
    對大多數的人而言30%的有效率很可憐
    但我很清楚 即使腫瘤沒縮小
    PD1抑制劑 能讓活化的T細胞持續 對癌細胞的免疫反應
    在血液和淋巴腺辨識和摧毀四處擴散的癌細胞
    即使腫瘤沒縮小 也能阻止或延緩病情
    如果有效 效果是長期的 而且可以減少復發機率
    許多癌症都有PDL1的表象
    因此PD1抑制劑 適用在多種癌症 包括乳癌肺癌
    現在藥廠正在對多種癌症進行PD1抑制劑的臨床實驗
    乳癌方面PD1抑制劑 的實驗已經開始 數據上次有談到
  • David
  • 在這裡簡單介紹一下什麼是CTLA4 ? 什麼是PD1?
    為什麼這些突破讓免疫治療不再是天方夜談?
    人體對腫瘤產生免疫反應要經過一連串過程
    這過程我在”免疫系統淺介”有說明過
    腫瘤在免疫反應發生過程中每一步驟都可能干預
    讓身體對腫瘤無法產生免疫反應
    免疫系統裡負責辨識和擊殺癌細胞的主要成員是T細胞
    T細胞 的表面 有兩個受體 是T細胞的死穴
    一個受體叫做CTLA4
    在正常狀態 抗原呈現細胞(樹突細胞)是起動T細胞 活化的重要推手
    但腫瘤可以經由抗原呈現細胞來結合T細胞表面的CTLA4受體
    讓T細胞 無法活化無法繁衍
    T細胞 無法活化無法繁衍 自然無法對腫瘤產生免疫反應
    T細胞 的表面另一個受體叫做 PD1
    腫瘤可以經由癌細胞表面的PDL1的配體
    來讓已經活化的毒殺型T細胞 失去攻擊力
    平時癌細胞表面是沒有PDL1的配體的
    但是當遭到獨殺型T細胞的攻擊
    癌細胞就會產生PDL1來抵抗T細胞的攻擊
    一旦T細胞PD1被癌細胞的PDL1黏上
    可以讓T細胞失去攻擊力甚至自然凋亡
    CTLA4 抑制劑與PD1抑制劑實際上是人造的蛋白質
    一旦黏上T細胞的CTLA4和PD1 後
    腫瘤將無法再經由這兩個受體阻蒙蔽免疫系統
    這就是為什麼去年唐獎生技獎是搬給發現CTLA4和PD1機制的兩位教授
  • David
  • 大部份病友可能沒看到這篇 我重貼一次

    免疫系統淺介 (1)

    免疫細胞 分為兩大類 先天性免疫系統(innate immunity)
    先天性免疫系統主要由白血球裡的 巨噬細胞 樹突細胞 和自然殺手細胞所構成
    這些細胞的作用在於識別和消滅可能導致感染的病原體(細菌 病毒 癌細胞)
    這些細胞在吞噬消化病原體後 會將病原體的氨基酸片段經由MHC 2受體表現在細胞膜上
    這就是所謂的抗原 這是激起後序免疫反應的重要步驟
    先天性免疫沒有專一性 只要是外來物質 一律先吞再說

    第二類叫適應性免疫系統 (adaptive immunity)
    適應性免疫系統主要由B細胞 T細胞構成
    當前面那些巨噬細胞 和樹突細胞回到淋巴結時 他們帶回病原體的氨基酸片(抗原)
    如果某一個T細胞 表面的氨基酸片段能接合帶回的抗原 再加上B細胞也帶回同樣的抗原
    顯示病原體入侵 這個T細胞 開始被激活 開始大量繁衍自己 繁衍兩類T細胞
    一種是記憶型T細胞 一種是殺手型T細胞
    記憶型T細胞 的功用在於記得抗原 日後再碰到 同類的病原體會馬上反應
    記憶型T細胞 是免疫療法長效性的原因
    即使記憶型T細胞自然凋亡 它的後代也記得敵人的長像
    記憶型T細胞也是使用免疫療法癌症不容易復發的原因(除非癌細胞突變)
    殺手型T細胞 能分泌酵素溶解病原體(腫瘤)的細胞膜
    殺手型T細胞有專一性 只會攻擊有抗原的目標 (細菌 被病毒入侵的細胞 腫瘤)
    因為它有專一性 近年來成為科學家對抗腫瘤的首選

    待續
  • David
  • 免疫系統淺介 (2)

    很特別的是每個T細胞表面的受體 都不一樣
    T細胞表面的受體 可以有千億種變化
    受體的功能是什麼呢?
    受體讓來自 循環 神經 內分泌 免疫系統 或是臨近的細胞發出的訊息
    能傳到細胞內 起動細胞一連串後續反應
    前面提到的和樹突細胞表面的抗原 和一個T細胞 表面的受體結合
    會激活這個T細胞 起動免疫反應
    也就是說T細胞 表面的受體讓T細胞可以辨認抗原(包括腫瘤表面的抗原)
    T細胞表面的受體 有千億種 也就是讓免疫系統能辨認千億種抗原
    這是免疫系統有適應性的原因 能對從未見過的病毒 細菌 癌細胞產生免疫反應

    T細胞 是由骨隨產生 新生的T細胞進入胸腺受訓和繼續演化
    T細胞 在胸腺演化成T Helper cell (CD4 T cell) 和 Cytotoxic毒殺型 T cell (CD8 T cell)
    胸腺功能在訓練T細胞認識自體細胞 避免T細胞離開胸腺後攻擊自體器官
    造成自體免疫疾病如紅斑性狼瘡 類風濕性關節炎
    大約90%的T細胞 會在這個階段被胸腺鏟除 只有少數T細胞能完成訓練 離開胸腺執行任務
    T Helper cell (CD4 T cell)是免疫系統 的警報器
    一旦被激活 會分泌介白素促進被激活 B細胞 不斷分裂 生產抗體
    AIDS 就是HIV病毒攻擊T Helper cell削弱免疫系統 許多AIDS病患最後死於病毒細菌感染
    免疫系統對人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待續
  • 美樂地
  • 借我轉貼給我的老闆!
    他的弟弟肺腺癌開過刀, 沒做過化療. 最近復發了.
    給他們參考可以跟醫生一起討論!
    謝謝 ~ 有你們真好!
  • 美樂地
  • 後續...老闆剛看完資料, 要謝謝大家! 說我們真是可愛又認真又勇敢的一群人! (好地方)
    有些生硬的醫學資料, 很不好懂, 但是容易被看懂的資訊, 相對好重要啊!

    也要給David的把拔加油~辛苦了!
  • David
  • 美樂地

    你老闆的弟弟沒有標靶藥可用嗎? 他不是EGFR ALK陽性?

    查詢免疫藥品臨床試驗 在台灣可上"台灣藥品臨床試驗資訊網" 用"Nivolumab" "pembrolizumab" 或 “ipilimumab" 查詢

    我找到一個 Nivolumab 實驗可能適合你老闆的弟弟
    因為他沒做過化療

    試驗計劃名稱:

    為比較Nivolumab與試驗主持人選擇的化學療法兩者做為第四期或復發之PD-L1+非小細胞肺癌第一線治療之第三期開放性隨機分組試驗

    試驗目的

    對於未曾接受化學治療第四期或復發非小細胞肺癌並且強烈呈現PD-L1+的患者,以nivolumab進行單一藥物治療,比試驗主持人選擇的化學療法更能夠改善「無惡化存活期」(PFS)

    試驗階段分級

    Phase Ⅲ

    藥品名稱

    Nivolumab

    主成分,劑型,劑量

    Nivolumab ,Injection,100mg

    宣稱適應症

    非小細胞肺癌

    試驗醫院

    台北榮民總醫院
    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

    試驗計畫聯絡資訊

    試驗計畫聯絡人姓名電話:林雨青
    TEL:02-77437103

    試驗計畫受試者收納人數

    本計畫預計收納受試者人數:台灣人數 15 人,全球人數 1250 人
  • David
  • 怕大家搞胡塗 總共只有3種藥

    藥品名 商品名
    Nivolumab Opdivo PD1抑制劑
    Pembrolizumab Keytruda PD1抑制劑
    Ipilimumab Yervoy CTLA4抑制劑
  • 美樂地
  • 謝謝David。已經轉給老闆。
  • 美樂地
  • To David~Thanks for sharing those info. It's very helpful to know more related knowledge of the cancer and any other options to do for the cancer treatment.  Appreciated. (我的老闆留言)


  • David
  • PD1抑制劑價格昂貴 而且目前只合准用於黑色素瘤和非小細胞肺癌
    我會繼續尋找具體可行的免疫治療方式
    在抗賀爾蒙和化療外加上免疫療法輔助
  • David
  • 小右 美樂地 今天在研究化療放療對免疫系統的影響
    化療放療對免疫系統的確傷害很大 而且看來傷害是長期的
    我會提出數據和說明 妳們心臟要夠強喔
    先貼原文窗出處

    Source: http://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2777669/
  • 美樂地
  • 小右老師比較勇敢。。講給她聽。。(飄走~)
  • David
  • 鑒於乳癌復發性高 在用抗賀爾蒙藥物外
    建議各位病友尋找國內外免疫治療輔助壓制癌症復發擴散
    在台灣 台大 成大 高醫有少數免疫治療臨床實驗
    具體內容我不清楚 還請各位病友查詢 後回來分享
    病友卡斯柏是位有愛心的人士
    在他的網站
    “卡斯柏的癌症免疫治療經驗分享”
    公佈許多日本的有免疫治療的大學和申請方法
    日本在2006年免疫治療就已經合法
    希望病友多加利用
    (據卡斯柏最近的文章 他在千葉大學的醫療費用是台幣 3 萬5千元
    大部份的開支都在往返住宿上)
  • David
  • #12美樂地快回來 我要開講了
    化療放療會傷害骨髓 傷害免疫系統 相信大家都知道
    對免疫系統那些功能有傷害? 多久能復原? 這篇研究有數據
    針對化療 放療 和化療+放療 對病人的免疫功能的影響
    這篇研究在下列4個時間點測量病人的免疫功能的各項指數
    治療前˙ 治療後2個月˙ 治療後6個月 ˙治療後12個月
    結果如下 請看這頁
    http://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2777669/table/T3/
    每項數字是病人免疫功能回復到治療前的百分比
    例如化療CD4 (T helper cell) 在治療後2個月有41%恢復到治療前水準
    但在治療後12個月這數字卻跌到18%
    我特別在提一下 IL2 這介白素是促進T cell繁殖的
    IL2不足會影響活化T cell的數量
    只有6%的病人的IL2有回到正常值
    整體來看 化療 放療 會嚴重影響病人的免疫系統
    傷害是深切而且是長期的
    因為我們還在放療化療當道的世界
    乳癌免疫療法還在臨床實驗階段
    因此我呼籲小右和各位病友
    化療 放療後 把握時間盡快做免疫療法修復你的免疫系統
  • David
  • 免疫療法不是只有PD1 CTLA4抑制劑
    (當然抑制劑是證實有效的免疫療法)
    其他方法可以輔助修復被放化療殘害的免疫
    我會在此繼續介紹

    PS 免疫療法一定要找知名的醫院做才不會被騙
  • 美樂地
  • 我感冒了! 辦公室裡一堆人都在阿秋~~!! 喉嚨超痛的! 但是很快的又恢復健康. (除了吃消炎止痛藥, 還灌了兩大鍋蒜頭雞湯)

    所以所以, 雖然經過化療的摧殘, 我想我的免疫系統有正常運作中...(吧?!) 呵!
    化療中的彭由, 更要小心別感冒囉!

  • David
  • 各位病友 查詢台灣免疫藥品臨床試驗 可上"台灣藥品臨床試驗資訊網" 用"Nivolumab" "pembrolizumab" 或 “ipilimumab" 查詢

    日本可參考 “卡斯柏的癌症免疫治療經驗分享”

    美國可上 clinicaltrials.gov 用"Nivolumab" "pembrolizumab" 或 “ipilimumab" 查詢
  • David
  • #17 美樂地
    這段時間對免疫系統與癌症的探討
    我的感想是正常的免疫系統是無法對抗癌症的
    免疫系統內建許多讓免疫反應結束的方式
    被腫瘤利用
    因此免疫系統會對癌細胞視而不見
    讓癌細胞恣意擴散
    要用免疫系統控制癌症 還是需要藥品或醫療手段介入
    我到 Keytruda 官網首頁看到這個公式 (稍作修改免得為Keytruda做廣告)
    我的免疫系統 + 免疫治療 = 擊敗腫瘤的力量
    免疫治療是防止癌症擴散的必要療法
    希望病友能多多分享台灣的免疫治療訊息
  • David
  • Hope Rises for Immunotherapy in Breast Cancer

    March 25, 2015

    Immunotherapy development currently tends to focus broadly on three treatment categories: chimeric antigen receptor (Car) T-cell therapies, vaccines, and checkpoint blockade strategies. Car therapies, which coat the patient’s T cells to help those cells recognize tumor antigens, remain largely untested against breast cancer, so Mittendorf focused on vaccines and checkpoint inhibitors.

    在美國乳癌免疫治療目前集中在三方面 基改T細胞 疫苗 和PD1抑制劑
    For patients with breast cancer, the most advanced vaccine is nelipepimut-S (neuvax). The formulation is a peptide derived from HER2 protein, combined with the immunoadjuvant granulocyte-macrophage colony-stimulating factor (GM-CSF). Patients receive it monthly for 6 months and then every 6 months thereafter for up to 3 years.
    In a phase I/II trial as adjuvant therapy on 187 women with node-positive and high-risk node-negative tumors that expressed any degree of HER2, the 5-year rate of disease-free survival (DFS) was 89.7% overall for those who received the vaccine compared with 80.2% for unvaccinated women.1 For optimally dosed patients, the DFS rate rose to 94.6%.

    對乳癌病人而言nelipepimut-S(neuvax) 是最先進的疫苗 病人在頭6個月每個月打一針
    之後3年內每6個月打一針 在1期與2期臨床實驗 5年無復發存活率是89.7%
    和沒打的病人比較 沒打的病人5年無復發存活率是80.2%

    The phase III PRESENT trial now under way seeks to randomize 700 women with early-stage, node-positive breast cancer with low to intermediate HER2 expression (HER2 1+ by IHC or HER2 2+ by IHC/FISH) to NeuVax or an active comparator composed of the GM-CSF sargramostim (Leukine).2 To be eligible for the trial, patients must have primary tumor stage T1-3 at initial diagnosis that was completely excised through surgery or are receiving neoadjuvant therapy before surgery.

    NeuVax現在進行3期隨機實驗 招募700名1至3期病人

    Regulators have approved three such compounds to date: ipilimumab (Yervoy), pembrolizumab (Keytruda), and nivolumab (Opdivo). The first of those drugs makes it harder for tumors to call off immune attack via the cytotoxic T-lymphocyte-associated protein–4 (CTLA-4) pathway. The others reduce similar communication via the programmed death receptor-1 (PD-1) pathway.
    At present, all three agents are approved exclusively for melanoma, but they may work against other tumors. Both of the anti-PD-1 medications are already in late-stage trials against certain lung cancers and early-stage trials against breast cancer.

    A phase 1b trial of pembrolizumab in metastatic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 produced an overall response rate of 18.5%. The experimental compound MPDL3280A also produced responses in a similar patient group. Such apparent effects may be explained, at least in part, by a finding from Mittendorf’s research group: 20% of all triple-negative breast tumors express the PD-1 ligand, PD-L1. PD-L1 expression levels are considered a potential biomarker for PD-1–targeted agents.

    在一期實驗keytruda治療4期3陰性乳癌反應率18.5% (指腫瘤縮小-David)

    Given that triple-negative tumors respond so little to all existing treatments, significant progress against even 20% of them would be cause for celebration, but separate research suggests there are ways to increase PD-L1 expression on tumors and ways to boost the number of T cells available to attack the tumor.

    有許多提高反應率的方法 (例如與CTLA4抑制劑合用-David)

    “There are a lot of promising ideas for improving response rates and increasing the strength of those responses, though there is also concern that the relative lack of T cell activity inside the breast will effectively prevent a large percentage of patients from responding to checkpoint blockade,” Mittendorf said.

    Source: http://www.onclive.com/web-exclusives/Hope-Rises-for-Immunotherapy-in-Breast-Cancer
  • David
  • #20 除了PD1 CTLA4抑制劑 我很少提到其他的免疫療法
    原因是美國一年有上千個免疫療法臨床實驗
    真正得到FDA Break through status 快速合准上市的也只有 那3種抑制劑
    因為對4期癌症病友 做任何一項免疫治療都是拿生命做賭注
    免疫療法要幾個月才知道有沒有效
    選錯了可能錯過治療時機讓病情惡化
    我真的不希望病友選錯
    所以我很努力的把我知道的寫出來

    Immunotherapy of Cancer: Statement of the problem
    Immunotherapy of cancer must do more than simply present antigen to the immune system
    It must disrupt a pre-existing state of functional tolerance toward tumor antigens

    免疫療法必需要解決的問題 (也是你評估免疫療法的方法)
    免疫療法不能只是把腫瘤的抗原承現給免疫系統 (疫苗 或樹突細胞療法)
    免疫療法一定要破壞病人免疫系統對腫瘤的耐受性 (缺乏免疫反應)

    1) because tolerance cannot be overcome simply by a good antigen and a strong adjuvant (i.e. response are actively suppressed)

    2) because even vaccination or adoptive transfer of pre-activated T cells is still subject to suppression

    原因是
    1) 只是承現抗原 無法克服免疫系統對腫瘤的耐受性
    (因為腫瘤會積極的壓抑免疫反應)

    2) 疫苗 或體外培養未經活化的T cells仍然會受到腫瘤壓抑

    以這樣評估免疫療法 目前也只有PD1 CTLA4抑制劑能破壞腫瘤壓制免疫系統的方式
    讓免疫反應持續下去

  • David
  • 小右 不好意思 重貼一次方便大家查閱

    淺談腫瘤逃避免疫監視的機制

    Source: http://annonc.oxfordjournals.org/content/23/suppl_8/viii6.full

    Studies of cancer–immune system interactions have revealed that every known innate and adaptive immune effector mechanism participates in tumour recognition and control [5]. The first few transformed cells are detected by NK cells through their encounter with specific ligands on tumour cells. This leads to the destruction of some transformed cells and the uptake and processing of their fragments by macrophages and dendritic cells. In turn, these macrophages and dendritic cells are activated to secrete many inflammatory cytokines and present tumour cell-derived molecules to T- and B cells. Activation of T- and B cells leads to the production of additional cytokines that further promote activation of innate immunity and support the expansion and production of tumour-specific T cells and antibodies, respectively. The full power of the adaptive immune system leads to the elimination of remaining tumour cells and, importantly, to the generation of immune memory to specific tumour components that will serve to prevent tumour recurrence.

    長期的研究發現所有參與先天性免疫和適應性免疫的免疫細胞都參與腫瘤辨識和管理
    自然殺手細胞可能最先遇上突變的細胞 根據突變的細胞膜上的不正常的受體 判定這細胞不正常 進而消滅它
    樹突細胞和巨噬細胞遇上突變細胞的遺骸 會把它吃掉 並把突變的細胞內的蛋白質的碎片表現在細胞膜上
    這時樹突細胞和巨噬細胞會分泌介白素 吸引T細胞 和B細胞 引發適應性免疫反應T細胞和B細胞
    開始大量繁衍 生產抗體和毒殺型T細胞 繁衍的T細胞 和B細胞會分泌更多不同的介白素 進一步激起免疫反應
    最終導致癌細胞被鏟除 更重要的是記憶型T細胞 會記得癌細胞的樣子 可以預防癌症復發

    Instead of defining immunosurveillance as the process by which cancer is recognised and eliminated and a diagnosis of cancer to represent the failure of this process, it is now recognised that in different individuals and with different cancers, the process can have at least three different but related outcomes: elimination, equilibrium, and escape

    與其說免疫監視是免疫系統辨識和鏟除癌細胞的過程 而癌症的發生是免疫監視的失敗
    現代醫界認為不同的癌症發生在不同的人身上 有3種不同的結果: 1) 腫瘤被免疫系統殲滅
    2) 腫瘤與免疫系統保持平衡狀態 3) 腫瘤逃出免疫系統監視

    A highly immunogenic tumour in a highly immunocompetent individual will result in optimal stimulation of the innate immune system leading to the production of highly immunostimulatory cytokines, acute inflammation, activation of a large number of T- and B cells, and prompt elimination of the arising tumour.

    辨識度高的癌細胞在一個免疫力強的人身上會激起自體免疫反應導致癌細胞被免疫系統鏟除

    With a less immunocompetent individual and/or less immunogenic tumour, however, there might not be a complete elimination leading to the survival of some cancer cells that nevertheless remain under immunosurveillance. Over a prolonged period of time, the slow growth of the tumour would be accompanied by repeated activation of the immune system and elimination of some tumour cells, followed by further cycles of tumour regrowth and immune-mediated destruction. This period, when the tumour is present but not yet a clinical disease, is known as equilibrium.

    辨識度低的腫瘤或是一個免疫力低的人身上新生成的癌細胞一部份被免疫系統鏟除
    但免疫系統無法鏟除所有癌細胞 這時腫瘤已經成型 但還不是癌症
    腫瘤還是在免疫系統的控制中 這是所謂的平衡狀態

    The equilibrium phase could be life-long, thus mimicking elimination, or be disturbed by changes in the tumour that allow it to avoid immunosurveillance or changes in the immune system that weaken its capacity for tumour surveillance. Either change ultimately leads to tumour escape

    這平衡狀態可能維持相當久的時間 最後可能因為人的免疫力下降下
    (熬夜 飲食不當 工作壓力 離婚 喪偶 吃類固醇藥物等等)或是腫瘤發生突變 而使腫瘤逃出免疫系統監視 產生癌症
  • David
  • 淺談腫瘤逃避免疫監視的機制 (2)

    Source: http://www.nature.com/cmi/journal/v10/n3/full/cmi201310a.html

    In many cancers, however, malignant progression is accompanied by profound immune suppression that interferes with an effective antitumour response and tumour elimination. Initially, most of the escape from immunosurveillance was ascribed to changes in the tumour cells themselves (loss of tumour antigens, loss of human leukocyte antigen molecules, loss of sensitivity to complement, or T cell or natural killer (NK) cell lysis), making them a poor target of an immune attack.

    在許多癌症進展過程中伴隨著令人難以理解的免疫系統被壓制的現象
    起初的想法是腫瘤產生突變 失去了可以辨識的抗原 失去了承現抗原的MHC 或者對T細胞或自然殺手細胞 分泌的溶解細胞膜的酵素不再有反應 (即T細胞或自然殺手細胞沒辦法溶解它的細胞膜進而消滅它)

    However, it has become clear that the suppression comes from the ability of tumours to subvert normal immune regulation to their advantage. The tumour microenvironment can prevent the expansion of tumour antigen-specific helper and cytotoxic T cells and instead promote the production of proinflammatory cytokines and other factors, leading to the accumulation of suppressive cell populations that inhibit instead of promote immunity. The best described are regulatory T cells and myeloid-derived suppressor cells.

    後來的研究人員漸漸清楚 腫瘤是利用正常的免疫機制來壓抑免疫系統
    腫瘤微環境能分泌介白素引起慢性發炎吸引 抑制型T細胞和MDSC細胞的聚集
    抑制毒殺型T細胞 和T helper細胞繁衍


    Some tumors protect themselves by establishing an immune-privileged environment. For example, they can produce immunosuppressive cytokines IL-10 and transforming growth factor-β (TGF-β) to suppress the adaptive antitumor immune response, or skew the immune response toward a Th2 response with significantly less antitumor capacity.2,3,4

    一些腫瘤會分泌抑制免疫系統的介白素像IL-10或TGF-β讓免疫反應趨向於抑制的方向

    Some tumors alter their expressions of IL-6, IL-10, vascular epithelial growth factor or granulocyte monocyte-colony stimulating factor (GM-CSF), impairing DC functions via inactivation or suppressing maturation.5 In some cases, induced regulatory T cells suppress tumor-specific CD4+ and CD8+ T-cell responses.6

    一些腫瘤會改變介白素像IL-6, IL-10,GM-CSF 阻礙樹突細胞的功能
    抑制型T細胞 (regulatory T cells) 會壓抑毒殺型T細胞 (CD8+) 輔助型T細胞 (CD4+) 的功能

    Tumor cells also minimally express or shed tumor-associated antigens, shed the ligands of NK cell-activating receptor such as the NKG2D ligands UL16-binding protein 2, major histocompatibility complex (MHC) class I chain-related molecules A and B molecules (MICA/MICB) or alter MHC-I and costimulatory molecule expression to evade the immune responses.7,8,9

    一些腫瘤會突變失去原有的抗原 失去可辨識的配體 (ligand) 或MHC來蒙蔽免疫系統

    Malignant cells may also actively eliminate immune cells by activation-induced cell death or Fas ligand (FasL) expression.10,11 In addition, primary cancer treatments like chemotherapy and ionizing radiation can compromise antitumor immune responses by their immunosuppressive side effects

    一些腫瘤甚至會引發免疫細胞的凋亡機制 殺死免疫細胞
    另外化療和放療都會傷害免疫系統
  • 訪客
  • あべ腫瘍内科クリニック is great because

    為製作成熟的病患自體樹狀細胞疫苗,一般是採用類似血液淨化(apheresis)方式,兩側手臂血管與類似洗腎機的大型機器連結,將全身血液抽到機器內,單次採取足夠的單核球,冷凍保存,此過程需2-3小時,有危險性,尤對癌末病人是一大負擔。阿部醫師以其已獲得專利的「多價樹狀細胞疫苗製作法」,是獨特的癌症免疫療法。簡單而言是對於病人只需抽取25cc周邊靜脈血液,以培養後的疫苗,注射投與,經連續6次,每兩週1次的採血及注射,每次皆能不斷提昇樹狀細胞數量及免疫力,不但安全,而且培養的疫苗新鮮,質量皆佳(附圖)。他以先進專利細胞培養技術,將單核球附加長鏈癌細胞胜肽(peptide),胜肽是人工的癌抗原,製作成為樹狀細胞,再將此培養後的成熟樹狀細胞接種注射到此病人癌附近的皮下淋巴節內,則此樹狀細胞擔任司令官角色,教導病人體內的T淋巴球,認識癌抗原,成為細胞傷害性淋巴球(CTL),對標的細胞,也就是癌細胞集中攻擊。多價的意思是以其專利技術製作的樹狀細胞,可附加5種以上癌症抗原胜肽。以阿部醫師的方法,於第一次注射時,疫苗中的樹狀細胞數每cc即可高達1千萬個以上。阿部醫師由2002年起以其自設的附設研究室,設置與藥廠同水準的細胞培養技術單位(cell processing center,CPC),防止免疫細胞遭受細菌及病毒污染,已獲數項ISO認證。 病人有從韓國、美國及台灣來看診。他也接受國內外合作醫院委託製作疫苗。
    但是阿部醫師說免疫細胞療法的效果必需依賴病人有「基本體力」,這是指能做輕度活動、能吃、能睡。若是營養狀態極度不佳,嚴重貧血者, 體內的T細胞不夠時,注射的樹狀細胞疫苗也不能完全發揮應有的效能,要讓T細胞增殖,蛋白質的獲取非常重要。還有,不能靠免疫療法。譬如,早期的可用內視鏡簡單切除者,及對於抗癌劑有絕對的效果者,建議以健保給付的標準療法為主。對於腫瘤已大到某種程度,經手術切除後,為減緩其轉移及復發,使用切除的癌組織製造疫苗,合併少量抗癌劑,可能是較佳選擇。對於已有復發或轉移者,建議疫苗療法為首選療法。阿部醫師除了致力推廣上述疫苗療法,並且配合活性NK / NKT / rδ T細胞點滴療法、全身及局部溫熱療法、高濃度維生素C點滴療法、臭氣(ozone)血液淨化療法,並輔以四度空間音響療法。該中心有附設中藥、營養、抗癌劑副作用等特別諮詢時段。
    有問題可寫英日或中文, fax:002-81-3-6380-8032去給他本人, 阿部博幸教授, 他會專答, あべ腫瘍内科クリニック 特色は 可以使用中文診察
  • 訪客
  • Dear David, 不好意思, 最近常借用您的版面, 讓阿部博幸教授能被台灣病友及家屬分享,
    阿部博幸教授網頁, あべ腫瘍内科クリニック